星宇佳
18.7K
0755-83987195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行业新闻 联系我们
  • 在线联系:深圳市星宇佳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市星宇佳科技有限公司
  • 电话:

    0755-83987195
    0755-82717977
    0755-23883711
  • 传真:

    0755-82717977
  • 邮箱:

    xyj1b006@163.com
  • 公司地址:

    深圳市福田区华富路南光大厦5楼510室
  • 展销柜地址:

    深圳市福田区赛格广场一楼 1B016 电话:0755-83665587

华强北电子人物纪实【连载】父亲的三万块钱(十六)

日期: 2019-3-7 11:30:14

       

 作者:谢嘉鹏

深圳星宇佳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

 


潮汕人讲的成家立业,成家后的阿东,非常全面的诠释了这一句话。

 

婚后的阿东,变成了一部一心赚钱的机器。不管何时何处,都想着如何赚钱。败家仔实在看不下去,总想用各种方式让他放轻松一点。然而,林妹妹那三层白色小楼,像一根细细的针,死死的扎在这个只有二十出头的潮汕小伙子心里。

 

一定要让林妹妹过上好日子。

特别是当林妹妹有孕在身后,每天下班后,挺着个大肚子,在久负盛名的红灯区穿梭,然后要爬上这五层的楼梯。在阿东眼里,都是一个个刺眼的画面。

 

阿东曾无数次想过搬家,至少换个有电梯的,而林妹妹却坚持还是这样住下去。说潮汕的风俗,有了身孕后,床都不能动,家里更是不能钉一颗钉子,你就不要提什么搬家了,一切等孩子生出来后,我们再自己买房吧。

 

林妹妹一切都掩盖得这样的自然,只有阿东深深明白,她是不想伤自己的自尊。少年得志的阿东,那种挥金如土的日子,如昙花一现,而真正留给他的,就是如山的债务。他虽然对林妹妹有所保留,但林家妹子,何等冰雪聪明,单就他老公补袜子的行为,怎能猜不出家里的情况。

 

终于,在阿东的纠结中,属于他们的爱情结晶,降临了,一个八斤二两的大胖小子。

 

一向平静的东爸爸,听说自己做爷爷了,显得那样的手足无措。蓝色人字拖,格子“液布”,的确凉发黄衬衣,一身标准的潮汕老爷子装扮,以迅雷之势冲上了开往深圳的大巴。

这是老爷子,第一次离开潮汕地区,前往所谓的都市。

后面的东妈,嘴里尽是埋怨:


QQ截图20190307113500.png

 

鸡怎么办啊!

猪都没有喂好。

门不锁啊~

你拿几个活鸡人家让你上车吗?

小心鸡蛋啊!

 

一片狼籍的鸡飞蛋打后,二老终于到达了深圳福田医院。

看着自己的大胖孙子,父亲一改往日不苟言笑的样子,对着孙子一顿逗乐,脸上满是天真,深邃的褶子,像是一下子展开了一样。

 

然而,回到住处,父亲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。

看着眼前这个环境,说真的,还不如老家那间啰哩头呢!然后看看儿子,极认真的问道:

 

你意气风发了这么些年,就让老婆孩子住这样的地方?

 

爸,我会马上买房子的,你放心好了。

 

行了,你的底子如何,我心里有数。你妈就留在这里“企月”吧,我晚上就先坐车回去了。

 

爸,住一晚上再走吧。

 

你看看,这里,有我睡的地方吗?

 

这,爸……

 

父亲来去如风,真的是朝发夕至。

新月如勾的夏夜,父亲回到了潮汕的那个小村庄。

 

他并没有直接回那间啰哩头,而是转到后面,望着那三间半成品的房子,大口大口的抽着烟。这是三间潮式的小洋房,原计划三间三层半,每层差不多一百四十平方,最上面那层是半层,有一个大大的阳台。

 

阿东第一次发迹时,给了父亲十几万,父亲开始动工;地皮是祖上留下来的,如果一切顺利,现在应是已经完工了。然而,阿东的年少轻狂,让这个梦想的家园,让这个三代人可以昂首从村头大榕树下淡然走过的工程,变成了村里唯一的烂尾楼。

 

黑暗中的潮汕小山村,父亲的旱烟微弱的火光,此刻显得如此的明亮。

 

三天后,阿东的大胖小子越发可爱了,林妹妹也可以出院回家了。败家仔更是忙前忙后,开着自己的小轿车充当专职司机,用他的话说,就是阿东那SUV太臭,对小孩子不好;又是拉货,又是拉材料的,确实有点让人难受。

 

把林妹妹送到家的楼下,面对五楼的楼道,阿东三代人发呆了。

关键时刻,阿东的小宇宙突然爆发,以非常轻松的公主抱,抱着林妹妹,一步一步的往上走,东妈抱着大胖小子,乐呵呵的跟在后面,嘴里念叨着:

 

这男人啊,还是要有点力量啊!这些年的白萝卜炖排骨,儿子你还真没有白吃,吃得你壮壮实实的,像个男人!

 

在阿东怀里的林妹妹,面若桃花,娇羞如上花轿的新娘子。

许多年以后,这个情景,还是让林妹妹难以忘怀。

 

阿东曾无数次傻傻的问林妹妹,当年,她到底是看上他哪一点。林妹妹总是说,看他傻。然后真正的原因,是看中了这种力量吧……

 

眼前大孙子就快满月了,小山村的烂尾楼,这近一个月来,晚上总有一个点点的星光,忽明忽暗,像一个满怀心事的少女,无奈的眨着动情的双眸。走近一看,少女自然是没有了的,就一个看起来有点沧桑的老头子抽着烟。

 

东父排行老四,东奶奶一共生了九个儿女,曾是村里的大户人家;红色岁月后,一贫如洗,到了七十年代末,才归还了一些土地;而这时的东父,兄弟姐妹,已九失有三。经过协商,阿东家分得哩啰头小平房一间,还有屋后面的两分薄田。八十年代尾,改革春风也吹醒了潮汕大地,这两分的自留地,便成了正经的宅基地,手续完备,只欠银子。东父穷其一身本事,始终无法改变这两分田的样子。二十多年了,依然是自己家种菜的地。阿东的创业,如春雷炸醒,平地建起了三层小楼,地基打好,柱子立了起来,每一根柱子,在父亲的眼里,都是一杆成功的旗帜;而后在做砖墙的时候,阿东却意外失利,如今只剩一个框架在那里。尽管如此,父亲的希望一直存在,总有一天,儿子会发展起来,这个三间小洋房,就是祖孙三代的乐土。


微信图片_20190307113620.jpg

 

烟,旱烟!

非常难闻的旱烟——

一刻都没有停过!

老父亲终于拿起了电话,给阿东的舅舅打了过去。

 

喂,兄啊,你看看有没有人要村里的地皮,我准备把后面三间地出手。

 

疯了吧!那是祖业啊。

 

阿东生了个胖儿子,一家几口住在城中村,环境非常差。我们父子俩受苦没关系,不能让第三代也跟着受穷吧。我那孙子,看面相,有将相之才,要给他一个好的环境。

 

你会看什么相啊!别过两年,两父子又回来种地。你那孙子,也是我们村有名的劳动力。

 

这不可能。你就帮我问问吧,三间,加院子两分田,已打好三层半的地基,梁柱建好。

 

你可要想清楚了,这是你们家最后的家当。

 

我就一个儿子,没什么可想的。哥,这辈子没本事,欠你们家太多了;我不想自己儿子也跟我一样,辜负林家妹子。

 

好吧,你决定了就好。

 

东舅舅办事倒是利落,三天内,就把这事办好了,只是价格上,有点出人意料;三间地皮加地基,只卖了15万。自己投入的那些基建,也差不多是这个钱,相当于地皮是白送的。然而老父亲心意已决,问清楚了深圳当时的房价,寻思着,也能够凑得上首付了,自己差不多有二十万在手。

 

喂,爸,你找我啊。

 

东啊,我让舅舅往你卡里转了二十万五千。

 

啊!…你那来的这么多钱?

 

我把家里的地皮卖了。

 

爸,你疯了吧。那是我们的祖业啊!

 

这孩子,怎么说话呢?没大没小。

 

不是,爸,地皮卖了你一辈子的希望就没有了。

 

爸一辈子的希望,就是你;有你,我们家就有希望……

(连载待续,图片源于网络)